|
26 ~ 33℃ 陣雨 廣州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嚴控成本營收猛增 美團“瘦身”能否走上盈利正軌?

發布時間:2019-05-24

 “BAT”要成為過去式了

  5月23日,美團點評在港股收盤后,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。財報顯示,美團第一季度營收為191.7億元,較上年同期的113億元增長70.1%。經營虧損為130.03億元,經調整后虧損凈額為10.4億元。當天美團股價下跌5.75%,報收在58.15港幣,市值近425億美元。這一數字仍然高于百度的414.42億美元,一躍成為國內互聯網行業“探花”,僅次于阿里巴巴和騰訊。

  從財報數據來看,美團的虧損收窄基于兩個原因,一是大幅降低了銷售和營收費用,即降低了對商家和用戶的補貼。二是調整了新興業務戰略,減少對于網約車、共享單車的投入。這家以服務本地“吃喝玩樂”為宗旨的超級巨頭,正在將精力拉回到主營業務上。但是,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——在主營的外賣業務領域,美團正與餓了么進入膠著的競爭狀態。在雙方的補貼戰、傭金戰下,行業的盈利不容樂觀,美團外賣的毛利率僅為14%。在資本寒冬下何時能走上盈利的正軌?將是這家超級巨頭未來面臨的重要命題。

  除了外賣虧損外,美團旗下的到店、酒店、旅游等業務都已經進入盈利周期。

  酒旅進入盈利周期

  除了外賣虧損外,美團旗下的到店、酒店、旅游等業務都已經進入盈利周期。

  財報數據顯示:2019年第一季度,美團的餐飲外賣交易金額756億元,同比增長38.6%;收入為107.1億元,同比增長51.7%;毛利為15.4億元,同比增長187.9%。這一數據,目前遠高于阿里本地生活服務。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服務季度營收為52.7億元。

  但即便收入超過百億,外賣行業仍然處于虧損中。而到店及酒旅兩大主體業務,繼續保持了高速增長。這兩項業務的交易金額,由2018年同期的403億元增長至464億元,增長率為15.1%。業務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31億元增長43.2%至45億元,毛利率由87.8%增至88.3%。

  在此背景下,美團整體財務表現改善,經調整EBITDA(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)首次轉為正值。美團CEO王興表示,隨著供給側數字化的不斷深入,將不斷提升科技創新能力,為消費者提供更多樣的選擇、更便捷的服務,持續強化商家的內生動力,實現穩健增長。

  就在同一日,OTA巨頭攜程也發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報。財報顯示:住宿板塊貢獻了30億元的營業收入,同比增長21%。旅游度假業務在第一季度實現10億元人民幣的營收,同比增長25%。不難看出,美團與行業老大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減小。攜程財報數據顯示,攜程品牌的低星酒店間夜在一季度達到約60%的同比增速,線下門店的交易額也達到三位數的同比增長。

  “整體旅游需求仍然非常強勁,尤其是在低線城市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只覆蓋了大約25%-30%的一線城市人口,以及遠低于10%的低線城市人口。”5月23日,攜程董事會執行主席梁建章在財報電話會議中透露,未來會加大在下沉市場的投入。這意味著,在一線城市之外的市場上,攜程與美團未來的貼身競爭,還會更加激烈。

  收縮新興業務

  為了聚焦核心業務,美團在多個方面開始收縮以降低虧損。財報顯示:其一季度銷售及營銷開支占總收入的百分比,由2018年同期的25.2%降至19.3%。

  美團在財報中解釋稱,“因規模經濟、穩健的經營杠桿及美團更強的品牌所致。”換句話說,美團在這一季度大幅降低了補貼和廣告費用另外,美團新業務及其他分部的交易金額,也由2018年同期的134億元增長22.4%至164億元,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11億元增長267.8%至40億元。

  增收不增利的尷尬,令互聯網公司在新興業務上的投入變得謹慎。在自營模式方面,由于回報低于預期,美團在一季度關閉了低線城市的小象生鮮超市,專注改善北京其余兩家店鋪的購物體驗及營運效率。

  在生鮮零售方面,美團還計劃開出“社區服務站”,為美團買菜自營服務。此前,蘇寧、京東、盒馬鮮生均已在這一領域布局。盒馬鮮生相關人士透露,除了盒馬鮮生門店,還將繼續探索盒馬菜市、盒馬mini、盒馬F2和盒馬小站等多業態布局,目前還在試跑階段。“盒馬所做的新業態探索,考慮到了不同的消費場景和消費需求,盡力去提升覆蓋率。”

  蘇寧易購一季報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3月底,蘇寧小店(含迪亞天天自營門店)已在全國布局門店數超過5000家,成為智慧零售生態中向內連接、向外輻射的高密度節點。日前,蘇寧小店宣布獲得新一輪增資4.5億美元。

  “三公里生活圈”,成為本地生活服務的必爭之地。一名零售行業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,社區生鮮效果還有待觀察。“需求肯定是存在的,但是運營的好壞,也與選址、供應鏈關聯很大。前期肯定需要投入資金培育用戶,不會是一個很快就能盈利的項目。”他說。因此,美團的探索也相對審慎。同時,為進一步減少美團共享單車服務的虧損,美團繼續重組摩拜的海外業務。

  在一季度,美團還大幅縮減了對網約車服務的補貼。從4月下旬,美團在上海及南京的網約車業務推出新業務模式。除現有服務外,美團將采納聚合模式,即從原來的自營業務轉向平臺模式,對于美團來說,無疑是一種曲線進軍網約車市場的方式。

  5月19日,美團進一步在其他15個城市開展了打車業務,包括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等。資深互聯網觀察人士尹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EBITDA轉正在當前形勢下具有重大意義,表明公司具備了可持續的現金流基礎,以及內部造血機制。畢竟,如何在互聯網紅利接近耗盡時,夯實公司基礎,并進行未來投資,是下一階段行業領頭羊爭奪戰的關鍵。